茫茫林海,两代人的瞭望与相守报告文学

发布时间:2022-05-13 05:43
来源:中国消费网

茫茫林海,两代人一起瞭望。

他们家两代人,坚守着自己的“夫妻瞭望塔”。

他们家两代人把最好的时光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小兴安岭的大森林。

“好好好!你们两个趁着现在火险等级低,把前几天岗前培训的内容练一练。”这是两代林火守望者隔空的对话。

早春的小兴安岭春寒料峭。

虽然是三月中旬,但这里依然是一片银色的世界。王留洋和妻子徐攀带着新的数字对讲机和春装,在没膝深的雪中艰难地向473瞭望塔走去。

白雪中,红松、樟子松、云杉、冷杉等常绿树种越来越绿。远处蜿蜒的大展河两岸,白枝红枝的红柳艳丽动人,枝头挂满灰色萌萌毛茸茸的“毛毛狗”。小兴安岭春天的第一朵报春花是阳坡上的雪冰花。

经过3个小时的跋涉,王留洋和妻子在中午前到达了473瞭望塔。王留洋爬上瞭望塔安装新购置的数字对讲机,这意味着模拟对讲机将退出沾河森林防火通信的历史舞台。

调试数字对讲机,徐攀会和前线指挥部通话。通话结束后,她兴奋地对丈夫说:“这个数字对讲机的效果就是不一样,更清晰,音质也不错。我得向我母亲报告。”

“好好好!你们两个趁着现在火险等级低,把前几天岗前培训的内容练一练。别担心孩子,他们很尴尬,疫情缓解就可以送去幼儿园了。”

是两代森林防火守望者的隔空对话。

这一天是2022年3月15日,春季森林防火期从这一天正式开始。

他们的母亲叫朱,是一名在森林深处坚守了28年的森林防火员,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,十佳“最美职工”和“中国生态英雄”。

沾河林业局有了成立以来的第一个“夫妻瞭望塔”,朱成为沾河林业局第一个爬山登塔的女瞭望员。

在黑龙江省重点森工国有林区的最北部,隐藏着751283公顷工业区的沾河顶子和大代坪两个国家级森林火险区。为加强对森林火险的监测,自1962年以来,许禄已建成26座森林防火瞭望塔,其中17座为“夫妻塔”。朱夫妇是十七座夫妻塔中的“第一塔”。

朱出生在一个林业工人家庭,从小在大山里长大。高考,她以三分之差错过了梦想中的大学校园。哭过之后,她擦干眼泪,固执地想:既然大学和我没机会了,那我就把一生献给大森林吧。

1988年,22岁的她和新婚丈夫王学堂参加了森林瞭望员考试,双双被录取并分配到451瞭望塔。沾河林业局有了成立以来的第一个“夫妻瞭望塔”,朱成为沾河林业局第一个爬山登塔的女瞭望员。

那年9月15日,朱和丈夫用红字告别新房,用自行车推着生活用品,在崎岖的山路上走了三四个小时。他们来到了林海深处荒无人烟的猪山,把“家”安在了塔下不足15平方米的小房子里。一个高倍望远镜,一对水桶,一个电炒锅,一台晶体管收音机,一本新华字典,都是他们的家当。

51瞭望塔矗立在湛河石页区海拔584米的第三高峰珠山山顶上,离地垂直距离24米,犹如一把直抵苍穹的利剑。朱将永远记得他第一次爬上了望塔的情景。钢铁了望塔在山风的呼啸中震动。抬头看着那座塔,让我头晕目眩。她笨拙地向上移动,身体像山风中随时会被吹走的树叶,每走一步都很害怕。爬了两截后,这座塔似乎随时都会倒塌。她气喘吁吁地站在拐角处的站台上,双手紧紧抓着扶手,不敢睁开眼睛,不敢动弹。丈夫扶着她说:不,我们从塔上下来吧。朱把与生俱来的不屈不挠的力量,藏在心底,随着生成而释放出来。她睁开眼睛,掰着老公的胳膊说,我能行!调整好心态再次登塔,她双手抓住扶手,看着塔梯不看别的,累了就在转角处的平台上休息。她终于登上了塔顶,在24米高的塔顶平台上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。

那些日子,她故意不停地上下楼,磨炼自己的意志。十天后,她终于可以自由地上下了。

41瞭望塔,因其地势高,对讲机通信辐射范围广,承担着林业局防火信息传递90%以上的中转任务,特别是发生森林火灾、火情时,成为传递全局乃至全省指示的中枢。通过长期的观察,朱总结出了一套当地计算烟斑位置的方法,可以准确地报出烟斑的坐标和方向。28年来,她和丈夫准确发现和报告各种火灾隐患,参与扑救森林火灾近百起,上传下达标准准确,为灭火战斗的全面胜利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咆哮的山风如潮水般掠过山头,使瞭望塔像醉汉一样在半空中摇摇晃晃。在圆形的观察室里,一张小床上放着被褥,一张木桌上放着对讲机等中转通信设备。朱和她的丈夫常年在这里看火,每年都要在塔里呆上七八个月。每天早上六点开始工作,晚上八点半才能下塔休息。火险等级高的时候,他们要日夜住在塔里,最长的一次,连续住了25天。

1996年5月,外界火烧到了南站河石页地区,那里部署了数千名士兵,451瞭望塔承担了90%以上的通信任务。朱和她的丈夫坚持16平方米的塔。三天三夜,她几乎没有放下左手紧握的话筒,右手握着的笔。她记录了两本书,成功无误地传递了一千多条信息。

2006年5月,南站河石页区无人区发生一起黄火事件。天气干燥,东西干燥,情况极其危急。她和丈夫在塔上呆了一天一夜,直到黄火被放出来。2007年发生百年不遇的大旱,周边林业和国有林区发生夏季山火。春季完成防火任务后,他们刚下山。在与家人团聚之前,他们立即收拾行李,返回山区。山火相继被扑灭后,他们的盔甲不解,继续坚守在瞭望塔上...

密林看不到,一个望远镜,一个对讲机。这几乎是一个了望员所拥有的一切。

瞭望塔建在山顶,海拔高,温度低。塔上没有供暖设施。深秋,即使你戴着棉帽子,穿着棉袄和裘皮大衣,脚上穿着毡袜和棉鞋,你还是冷得瑟瑟发抖。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,我们每天都要在塔外观察、守望数百次。一旦发生山火,四五天甚至半个月都下不了塔。困了累了就在冷盘铺上迷糊一会儿。久而久之,你就患上了腰痛和腿痛。密林看不到,一个望远镜,一个对讲机。这几乎是一个了望员所拥有的一切。

食品和杂货需要在十几公里外购买。山路崎岖,没有班车。来回要三四个小时。每个季节上塔前,她和丈夫都要提前准备好足够吃几个月的食物和鸡蛋,还有大头菜、土豆、小葱、咸菜、干菜等耐储存的蔬菜。那一次,外面的大火窜入地区,烧了25天,朱25天没下塔。所有的饭菜都是她丈夫在塔下准备和端上来的。在过去的几天里,塔上没有食物。他们四处翻找,终于在灶下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干馒头。他们把它捡起来,泡在水里吃了。

为了解决不能吃到当季新鲜蔬菜的问题,他们曾经在春假期间在山坡上种下了豆子、茄子、小葱、辣椒等种子。但这里土壤贫瘠,种子容易长出稀疏的幼苗,几天后枯萎。他们不得不放弃种田的想法,继续吃水分很少的蔬菜。在一次春季防御中,大火在炎热和大风的天气里持续了几天处于高度戒备状态。他们整天盯着高倍双筒望远镜,眼睛都不眨一下,生怕放过任何一点火的迹象。我们吃吧丈夫说。她来到塔下储存蔬菜的地窖。大头菜没了,洋葱也没了。最后,她在土里挖出了两个浑身都是灰芽的土豆。她得了宝,剜了芽,做了土豆汤,她和丈夫至今忘不了...

塔最缺的就是水,水成了奢侈品。她和丈夫要去离瞭望塔3公里的山脚下的小河,沿着30-40度的坡度,用塑料桶挑水,挑着担子上山。为了节约用水,他们几乎不煮面、不煮粥、不炖肉,甚至不烤馒头。一盆洗脸水要好几天,他们长时间洗不起澡。每年春末,蚊子开始在山里泛滥,尤其是俗称“爬山虎”的扁虱。这种虫子看起来不起眼,但如果咬人不及时治疗,很容易患上森林脑炎,甚至危及生命。每次朱从山上回来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衣服去抓“爬山虎”。最多的时候,他一次抓十几只。被咬留下的疤痕每到下雨天就又疼又痒。

了望塔旁石酒杯里的蛇会不请自来。早春时节,几十条蛇爬满屋顶,无忧无虑地晒着太阳;秋天天气转凉,蛇会悄悄爬进屋里,时不时让人出一身冷汗。

每天在山里工作生活,很难遇到进山的人,但撞见野生动物是常有的事。

2000年春天的一个晚上,朱背着水往山上走,突然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他。回头一看,三只狼一字排开,眼睛闪着微弱的绿光盯着自己。

遇到狼是幸运的,但最可怕的是和黑熊的斗智斗勇。2002年秋天,她背水走下山,惊扰了一只正在吃野葡萄的黑熊,以为她要和自己争食。黑熊用爪子直接向她扑来。当朱像赛跑一样把黑熊扔到树后,回到塔下的小屋时,发现自己背上背着一桶25公斤的水。

从进塔那天开始,类似的事情就时有发生。幸运的是,没有危险。她的经验和勇气继续增长。后来,她每天都带着砍刀防身,上下塔时还用木棍拔路边的草“打草惊蛇”。朱成了“朱大侠”。

杨成为整个了望队最年轻的成员。那一年,他22岁,和他母亲第一次爬上瞭望塔的年龄一样。后来,他和他的妻子建立了一个新的“夫妻塔”

那年春天,沂南河草甸遭雷击。患红斑狼疮正在康复的朱立即请求组织允许她到塔里工作。在那15个日日夜夜里,她一边吃药,一边坚持在塔上工作,及时准确地传达各级森林防火指挥部的灭火命令,接收火情报告,将上万条火情信息无差错地记录到灭火一线。

朱在治疗红斑狼疮时使用了过多的激素,导致股骨头坏死。医生劝她在家休息,但只要一遇到天气干燥,她就在家里坐不住,总觉得不安。“我得亲自看塔才能安心”。

在塔上,疼痛难忍的时候,她就打开嗓子大声唱歌。朱说,面对大山,他就是这样练就了一副好嗓子。她唱了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《仰望星空》《十五的月亮》…

在疾病的煎熬中,她又工作了7年,13个预防期。

朱的心里一直有一个遗憾,那就是对儿子照顾不周。

儿子一会爬,就被父母带进山里。她和丈夫每天都要去塔下干活,把儿子放在塔下的小屋里。当他们忙的时候,他们经常忘记他们的儿子。有一次,老公把睡着的儿子一个人留在休息室,下山挑水。正在塔上与指挥部通话的朱,突然听到儿子在哭。往下看,有11个塔梯,他儿子已经爬到第10级了。

除了他们家,山里没有人。没有玩伴,孩子们每天只能在山里和蚂蚁、狗、兔子玩耍。孩子4岁的时候有一次追一只野兔,越跑越远,最后迷路了。她哭着和丈夫一起找了很久,才找到孩子。孩子牙牙学语,因为交流少,学得慢。当他们大一点的时候,他们会被称为爷爷奶奶。孩子上学了,她和丈夫只好在林场建第二个家,带着年迈的父母照顾孩子。

人生苦短。刹那间,朱就要退休了。

在塔里工作的那些日子里,朱对充满了失望。晚上,他躺在塔下茅屋的炕上,想着瞭望塔或者大森林。近年来,东北国有林区停止了天然林的商品材采伐。过去以木材为上游产业的木材加工、林产工业等企业全部关停并转。许多人,尤其是年轻人,不愿意呆在林区,而去大城市或南方工作。但未来需要更多有文化、有知识的新一代森林通信守望者。谁将成为大森林的守护者?

她想起了已经成年的儿子王留洋。

在长春一家大酒店做过厨师,月收入还不错的王留洋收到了母亲的来信。杨的眼里充满了他童年时的情景。你想和父母一样,和大山、森林一起度过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吗?

他终于做出了决定。

2016年,王留洋结婚了,他的妻子徐攀是一名非常有才华的学生,拥有学士学位。她原本打算考公务员。但王留洋每年有两个防御期住塔,夫妻相聚少,离别多。徐攀决定做出和婆婆一样的选择。她也成为了一名年轻的女瞭望员,和王留洋一起到山上的473号塔,建立了新的“情侣塔”。

今年春节过后,上塔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这对年轻夫妇把他们的女儿送到她祖母那里。虽然朱身体不好,行动不便,但她仍然承担起照顾孙女的任务。

她的丈夫王学堂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,两天前他上山了。

朱连连答应着,她明亮的眼睛里流露出温柔,脸上却是幸福的笑容。

他们家两代人把最好的时光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小兴安岭的大森林。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标签:

更多相关文章
  • 法国卢浮宫——关于蒙娜丽莎的一切

    法国卢浮宫——关于蒙娜丽

  • 甘州科技赋能畜牧业高质量发展

    甘州科技赋能畜牧业高质量

  • 两项生物降解新国标6月1日起实施目前市场空间缺口巨大

    两项生物降解新国标6月1

  • 沙特阿美市值超苹果成全球市值最高企业

    沙特阿美市值超苹果成全球

  • 重新集结投入新赛季备战,多支CBA球队更换主教练

    重新集结投入新赛季备战,

  • 日产:将于5月20日发布纯电微型车,约合人民币10.6万元起

    日产:将于5月20日发布

  • 从“花样两米线”里读出什么

    从“花样两米线”里读出什

  • 由普通制造企业向高新技术企业迈进

    由普通制造企业向高新技术